性心理

如何治疗性侵害带来的心理创伤?

2017-08-03阎立颖阅读4783评论0

图片

我特别想关注那些尚处在性侵害的阴影中又很无告的女性。因为性侵害通常都导致巨大的羞耻,性侵害多数发生在熟人甚至亲人之间,而且年龄很小被性侵的几率也很高,这种情况压抑和羞耻就更大更深。而羞耻(羞愧)是对人身心的巨大摧残,处在这个状态的生命,能量是最低的,只有20,比内疚(30)、冷淡(50)、悲戚(75)和恐惧(100)、欲望(125)还要低很多。

性侵害在生理层面的伤害常是微小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而在心理层面的伤害则非常巨大,想到这个伤害,我是眉头紧锁的。

假如我们是一位能和对方建立足够信任的心理咨询师,在碰触到那个性侵害的伤痛时,在接纳、共情或情绪释放后,我们首先可以问的一个问题是:告诉我,这是谁的责任?

通常来讲,超过半数的人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少数人会说不知道,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说是对方的责任。

如果来访者说不知道,那我们可以请她想一想,如果来访者说是自己的责任,我们继续问:你的什么责任?你觉得自己要负什么责任?

很常见的回答有:我没有保护好自己,我不懂我太单纯,我让对方产生欲望(或许是我暗示或者勾引他)等。

我接触的一个来访者是十岁的时候遭受到性侵的,她非常恨当时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我就很认真地问她说:如果一个成年男性对一个十岁的女孩有企图,这个女孩子怎样才能保护自己?!……从体力上她不能,从避免上她不懂,她怎样保护她自己?!……期待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去完全的保护自己,这不公平!

来访者哭了,我记得她哭得蹲下身子,等她哭了一会儿,我说:你能够原谅那个十岁的小女孩没有能力保护自己么?她边哭边点头。过后,她回馈说自己好多了。

简单来讲,通过提问去澄清责任,没保护好自己一定是当时的有限,无论是哪种有限都是一个客观的限制让自己不能够,一个人的责任应当和一个人的能力匹配,既然当时因为各种有限而没有能力,就不需要为那个结果负责,即错不在我。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给来访者松绑。

“我让对方产生欲望”的声音多半来自外在。有的家庭中,妈妈幼年受过性侵犯,她不知道怎么应对,当她听说女儿也被性侵的时候,她很害怕,害怕中她很可能会指责女儿:肯定是你不好,肯定是你勾引对方等。

如果来访者说“我让对方产生欲望”,我们可以去问:你对他有发生性关系的意愿吗?对方当然会说没有(因为如果有就不是性侵害了)。那我们就可以问:既然你没有意愿,怎么能说你勾引他呢?如果需要我们可以继续在探讨中澄清:你美丽你性感你作为女性,是你的权利,没有一点错,他看到你产生欲望,他应该为自己的欲望和行为负责,他没有任何理由的权利违背你的意愿。

简单来讲,第一点是澄清责任,第二点是处理羞耻感。

处理羞耻感可以有多个角度和切入点。比如从责任角度,因为我们已经澄清了责任,所以我们可以去问来访者:“为什么你无辜却感到羞耻?你并没有错,为什么要羞耻?一个人羞耻应该是做了不好的事或者有不好的企图,而你做了什么,有什么企图?我觉得该羞耻的是那个不尊重你的人,而不是你!”假如来访者现在情境里而听不进去,我们可以举例,比如“一个人开车撞伤了一个人逃跑了,那么是被撞伤的人羞耻,还是肇事逃逸的人羞耻?”

有的来访者因为在被性侵的过程中产生快感而羞耻。我们可以告诉来访者:快感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就像身体会自然感到凉、热、疼、麻一样,并非由你的意愿决定,即便你不想感到凉,可是有人把你的手放进冰水里你还是会感到凉,如果你不因此而羞耻,那你也没有理由为身体在不情愿的性行为中产生快感而羞耻。

有的来访者因为“多次”而感到羞耻。就是说,第一次是被迫,之后又发生过性行为,但不那么被迫,可能对方要求她去她就去了,甚至她主动去。我们告诉来访者,即便如此,你也不需要感到羞耻,因为没有那个被迫的第一次,就没有后来的,即便是你后来对那个人有需要,那也无可厚非。

来访者更为常见和深刻的羞耻感是因此觉得自己不洁。这当然也是一种扭曲的观念,但这种观念很普遍而且深入。我很欣赏我的一位萨提亚老师对自己16岁的女儿说的话,当时女儿要去日本留学,她说:女儿,我相信你能保护自己,但我也想让你知道,如果发生了你很不情愿的事,在我心里,我的女儿和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是一样的,一样地洁白无暇。

如果女性有机会在家庭或者社会中接受到这样的性教育,当然是非常好的,在中国这方面几乎没有,所以咨询师要在咨询室里做工作。根据不洁观念的不同程度,我们可以有不同的做法,对于浅层的,我们可以用比喻,比如我们的手碰到不想碰的东西,我们只需要去洗一下,我们还是会拥有洁净的手,我们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是平等的一样的。

对于不洁观念很深的,有一个方法是这样的:在咨询室里铺一张足够躺下一个人的白纸,让来访者躺在上面,然后咨询师按来访者的身形在纸上画出一个人形,然后给来访者做一个冥想。冥想的要点是,想象一把神奇的刷子进入身体,就像一个人带着爱清理自己的房间,把身体里所有不想要的污垢都清理干净,放在一个袋子里,丢到河里冲走或者用火烧掉或者深深的埋进大地让它变为肥料(让来访者在内心选),然后拥抱自己的身体并和过去告别。

对性侵害来访者在责任和羞耻感工作,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到来访者。之后,通常还会面临的命题是原谅和放下。

首先是原谅自己,如签名前面说的,就是接受当时自己的不能和有限;其次是原谅那个伤害的人,这个比前者有难度,这里可以有两个角度:其一为了自己原谅他,其二看清那个人原谅他。

对于第一个角度,我们可以去问来访者:你愿意为了自己原谅他吗?你原谅他不是因为他没有过错、不丑恶,而是因为这样可以让你卸下负担更好地生活,你愿意为此而原谅吗?

第二个角度比较而言难度大,但也更深入。原理是每一个“恶”人首先是一个受害者,他在成长中没有得到足够的爱和尊重,从而变得扭曲。就好比一棵苹果树,本来一棵健康的树结出的苹果是甘甜可人的,但如果它所在的环境养分、水分、阳光不足,或者被不恰当的施了农药,或者被虫侵害,就很不好吃或者有毒。我们也可以比喻被抢劫的人和一个抢劫的人,总体来看,是那个抢劫的人生存质量更差。

第三个原谅就是对于命运,比如来访者会想:我知道自己不需要负责,也知道不需要为此羞耻,可是,为什么这件事就发生在我身上?

对此很考验心理咨询师本人对于生命和命运的理解。从我个人来讲,我通常会有两种引导:

其一,对来访者说:你可以接受生命中有意外和遗憾吗?有的人生下来就没有母亲,有的人在二十岁的时候失去双腿,有的人一辈子都看不见这个世界,有的人很想爱他的父亲,可是父亲早早的去世他再也没有机会,你可以接受每个人生命中都有某种意外和遗憾吗?

其二,对来访者说:对于你不能够理解的东西,你可以仅仅接受吗?我们为什么有这样的身高、相貌,为什么生在这样的家庭,为什么会遇到一些特别的经历,可能没有逻辑能够解释,你愿意去仅仅接受并看怎样可以生活得更好吗?

顺便说一句,我认为,所有的心理咨询都是看一步做一步,走一步算一步,我们不需要抱着固定的期待抱着完成的期待去做。无论是咨询师,还是来访者,都据情而定量力而行就可以了。只要是方向对,一定能够走通。

— The End —

标签:心理治疗性侵犯被强奸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关注我们,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分享!
文章转载、原创投稿:art@psy525.cn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图片素材,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最近访客


15人参与评论

点击登录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北京心理专家

性心理相关测评




热门城市:

重庆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咨询北京心理咨询上海心理咨询广州心理咨询深圳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长沙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沈阳心理咨询杭州心理咨询广东心理咨询江苏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浙江心理咨询河南心理咨询河北心理咨询湖南心理咨询湖北心理咨询四川心理咨询辽宁心理咨询福建心理咨询陕西心理咨询安徽心理咨询山西心理咨询江西心理咨询广西心理咨询黑龙江心理咨询吉林心理咨询云南心理咨询内蒙古心理咨询新疆心理咨询甘肃心理咨询贵州心理咨询海南心理咨询宁夏心理咨询青海心理咨询西藏心理咨询台湾心理咨询香港心理咨询澳门心理咨询海外心理咨询


X向心理专家咨询帮您解答心理困惑点击咨询

向心理专家咨询←


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105号粤ICP备08126023号525心理网手机版
© 2007-2017 PSY525.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