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心理

恋物癖:性萌动,我对文胸生畸恋

2018-07-18525心理网阅读8517评论0

图片

  01  

1972年8月,我出生在简阳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4岁那年隆冬的一天,妈妈带我和姐姐到澡堂洗澡。我看见女人们戴胸罩,我问妈妈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并不解释,只是冲我连吼带骂,以“赶快洗”为由搪塞。这件小事使幼小的我萌生了强烈的好奇:女人和男人的胸脯到底有什么不同?

一次,妈妈又带我去澡堂洗澡,我把一个阿姨的胸罩拿在手里玩。妈妈看见了,十分生气,重重地打了我一记耳光。这一耳光依然无法阻止我强烈的好奇心,相反使我染上了背地里把玩姐姐胸罩的习惯。

小学五年级的一天,我悄悄地把玩姐姐的胸罩,不料被爸爸发现了。爸爸狠狠地训斥了我一顿:“那是女孩子的东西。你别没脸没臊的!”从那以后,我明显感觉到爸爸对我很冷淡,而对两个姐姐更好了。于是,少年的我常常幻想自己变成可爱的女孩,也像两个姐姐般受宠。

1991年8月,我考上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大学阶段,我的学习成绩十分优秀,但因身材矮小,相貌平平,一直没有女生青睐。琴是我在这所大学里的惟一同乡,在学习上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一天,我到琴的寝室探讨一道难题,偶然看见衣架上晒有她刚洗好的红色胸罩,心里顿时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强烈冲动,碰巧她到隔壁为我倒开水,我便趁机取下胸罩塞进自己的衣袋里。过了一段时间,琴并没有问我,我便将琴的胸罩留下作为美好的纪念,常常取出来把玩,从中获取快意。

  02  

恋物癖,使我不可自拔

1995年8月,我和琴毕业了,双双回到四川,应聘到省城一所大学工作。报到那天下午,我邀请琴晚上去喝茶,琴答应了。在茶楼里,琴红着脸点头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后,我们都不想再挤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就在附近合租了一间小房,背着双方父母悄悄地试婚。试婚期间,我们感情很好。不过,我对试婚之夜“见红”一事产生了怀疑:琴虽然破“红”了,但血很少,我总怀疑那是书报中渲染的人造处女膜。就因为这,那段日子我情绪很低落,经常回避性生活。

一天,我萎靡不振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徘徊。路过一栋女生宿舍楼,突然看见那里晾着花花绿绿的胸罩,它们在冬日的阳光下“分外妖娆”。我不禁为之一动,顿时萌生了取几个下来的想法。晚饭后,天已黑尽,我对琴撒了个谎,然后跑到那栋女生宿舍楼前。借着昏暗的路灯,我看到那些胸罩还没收回去,心里暗暗高兴。我见四周无人,迅速上前几步取下红、黄、白三个胸罩塞入怀里,转身跑到隐蔽处细细欣赏。不知过了多久,我怕被人发现,赶紧趁着黑夜将那三个胸罩送回原处。第二天早上上班,我再次路过那栋女生宿舍楼,又看见那里晾着一些胸罩。我热血上涌不能自制,又萌生了取来把玩的念头。我刚刚把手伸出去,一个女生就发现了,并发出惊叫:“不要脸,你想干什么?”就在这万分尴尬之际,琴路过了这里。“也不知道是谁不要脸呢?这些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当街晒,也不嫌害臊……”琴几步上前挽住我的手边走边回骂,替我解了围。晚上回到家,单纯善良的琴和颜悦色地问我:“早上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勇气对她说实话,顺口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我正在思考一道难题,不知怎么就钻到那些东西下面去了。”琴听了哈哈大笑:“人家陈景润碰电线杆,你倒好,竟去碰女性专用品!早上要不是我碰巧路过解了围,那些愤怒的女生不把你当坏人才怪呢。我的白马王子,以后千万不能再开这种玩笑了,不要再自找麻烦啊!”

1998年元旦,我双喜临门:一是我研究的两个电脑课题获得了国家级科技成果奖;二是我与琴终于携手步入了婚姻殿堂。11月,琴生下了一个4公斤重的胖儿子。然而,严重的心理障碍仍然困扰着我,我常常夜不能寐、自怨自艾。最让我深感无奈的是,一旦碰到有机会取玩女性用品时,刺激感总是超越我心中的愧疚感。尽管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干那缺德事,但就是控制不住。我就在这样的矛盾中度过:不断寻求刺激,事后又不断后悔自责。

  03  

悲剧终于发生了。

2002年12月17日深夜,我被送进派出所的审讯室。民警万万没想到我会是大学里年轻有为、卓有成就的电脑专家。干警们弄不明白,我有正常的思维,甚至有比别人更高的智慧,理应表现出良好的文明素养,为什么竟会做出与身份大不相称的无耻、怪异行动?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盗窃的主观故意,而那胸罩的价值也达不到判刑的标准,不构成犯罪,民警只好将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通,然后将我放了。

学校方面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校方给了我最严厉的处分———除通知我父母到办公室教育领人外,还当即解聘了我。身败名裂的下场对我打击很大,令我痛不欲生。万幸的是妻子刚好出远差不在家,不然我根本无法面对她那双善良的大眼睛,更无法向她解释清楚……

遭受灭顶之灾、成了过街老鼠的我并没有因此回头是岸,虽不敢再在外面寻求刺激,但仍在家里偷偷地穿戴妻子的胸罩。那天晚上,我又一次戴着妻子的胸罩睡觉。半夜时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提前完成任务的妻子乘夜车赶回了家。她突然揭开被子,想给我一个意外惊喜,不想却发现了我不伦不类的丑态,她先是不知所措,紧接着伤心地哭出声来:“我走了还不到10天,你这是造哪辈子孽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目瞪口呆,双手捂住羞处,心想这下彻底完了,饭碗没了,妻子恐怕也没了!妻子的泪水流了大半夜,我赤裸着身子在寒冷的小屋内也愣了大半夜……

  04  

我的精神到了崩溃边缘。

好妻子,带我跳出苦海

2002年12月20日清晨,妻子上班去了。我想:她的同事肯定会告诉她我被抓进派出所的丑行,她一定会因为这而感到无脸见人。我对自己都不能原谅,妻子就更不会原谅我了。完了,事业和美好的婚姻都走到了尽头……我想到了以死来解脱。上午10时许,我穿戴整齐,放下写好的遗书,然后悄悄地溜到府南河的一个僻静处。我正准备奋力往河里跳,来个一了百了,千钧一发之际,琴从天而降。她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驱走了我死的意念。她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泪眼模糊地说:“你要去死,我无权干涉你,但你总不能让孩子变成孤儿,让我变成寡妇吧?我希望与你好好谈一谈。好吗?”迷迷糊糊中,我被琴弄回了家。在极度的恐惧中,我患上了重感冒,发高烧至4l℃,昏睡了一天一夜。琴寸步不离地守护着我,一天一夜没合眼,她在我最需要关怀的时刻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苏醒后,琴把嘴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是我不好,没有给你温暖。你内心一定有难言之苦。你有什么苦楚就告诉我,我是你的至爱啊!我非常清楚你的症结所在,只是暂时没有找到帮你解除困惑的良方。你有难言之疾又无力摆脱现状,也不愿意把这痛楚向人述说,你不想让人耻笑,哪怕是自己的妻子……”琴的话点中了我的命门。那一刻,我忍不住痛哭失声,我似乎要把所有的苦恼都哭出来。琴说得对,面对至爱,我不需要顾及面子,也没有丝毫理由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于是我毫无保留地将压抑在心头20多年的困惑、痛苦和疑虑全都倾吐了出来,包括她当年那只突然神秘失踪,她又不好意思问我的胸罩……听完我的诉说,琴的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她紧紧搂住我说:“我以前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罪。你遭受他人白眼时,我也曾咬牙切齿地痛恨过你,甚至想离开你。都是我不好,请原谅。昨天我请教了医生才知道,你这难言之疾是心理疾患。心理疾患不是道德败坏,没啥可耻的,医好就行了。但你要保证,必须配合我。”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2003年元旦后,琴请了长假,把我送到北京市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是一名和蔼可亲的女大夫,她听完我们的陈述后,替我做了一系列检查,两天后得出诊断结论:我的难言之疾在医学上叫恋物癖,属于性变态的范畴。医生告诉我们,恋物癖再进一步发展,患者就有可能走向极端,走上犯罪道路,害己害人。

医生将我送进一间特殊的诊疗室后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小时,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一定要心静。”说完转身锁上门走了。万籁俱寂中,我发现晾衣竿上晾着琳琅满目的胸罩。顿时,我浑身发热,心花怒放。但猛然间,我脑子里同时出现了在派出所里被讯问训斥、在学校里遭受白眼和唾骂的情景,我心中的欲望和恐惧强烈地对峙起来。这一次,恐惧依然没能战胜欲望,我犹豫许久之后还是伸手抓向了胸罩。拿到胸罩的那一刻,我心里一阵阵狂喜,血液沸腾,穿戴的意念竟非常强烈……我刚刚穿戴完毕,医生和琴一起进来了,我立时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医生说:“没关系。我们这是在给你治病。”说着,琴配合医生给我打了一针,然后一个飞吻,随医生锁上门又走了。稍后,我昏昏欲睡。似梦非梦中,一个穿戴着红色胸罩的漂亮女郎飘然而至。我想奋力去摸她胸罩那一刻,一股恶心猛然袭来,使我拼命呕吐。接下来,一摸她的胸罩我就呕吐。呕吐完了我又忍不住再摸……如此反反复复,直呕得我天旋地转,吐出黄胆水。最后,我一看到胸罩就过敏,一听到胸罩就痉挛。后来我才知道这种疗法叫作“厌恶疗法”。医生又对我进行了一系列心理治疗。回到成都,妻子严格按医嘱,在家里给我进行了大半年精心细致的巩固治疗。为此,她扔掉了自己所有的好胸罩,半年多来,她穿戴的所有胸罩,上面不是破了几个大洞,就是颜色早已发了黄,令人看了就想吐。为了治好我的病,她始终没有一句怨言……

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我终于彻底驱走了20多年来笼罩在我心中的邪恶魔影,彻底治好了我的难言之疾,使我重新树立了言行坦荡的学者风范。我深深感谢妻子,是她的宽宏大量,使我回到了常人的行列,使我重新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获得了新生。而今,我们的婚姻生活比蜜还要甜。

— The End —

标签:恋物癖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关注我们,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分享!
文章转载、原创投稿:art@psy525.cn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图片素材,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最近访客


1人参与评论

点击登录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北京心理专家

性心理相关测评




热门城市:

重庆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咨询北京心理咨询上海心理咨询广州心理咨询深圳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长沙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沈阳心理咨询杭州心理咨询广东心理咨询江苏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浙江心理咨询河南心理咨询河北心理咨询湖南心理咨询湖北心理咨询四川心理咨询辽宁心理咨询福建心理咨询陕西心理咨询安徽心理咨询山西心理咨询江西心理咨询广西心理咨询黑龙江心理咨询吉林心理咨询云南心理咨询内蒙古心理咨询新疆心理咨询甘肃心理咨询贵州心理咨询海南心理咨询宁夏心理咨询青海心理咨询西藏心理咨询台湾心理咨询香港心理咨询澳门心理咨询海外心理咨询


X向心理专家咨询帮您解答心理困惑点击咨询

向心理专家咨询←


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105号粤ICP备08126023号525心理网手机版
© 2007-2018 PSY525.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