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

你有多固执,可能就有多无知

2018-06-28525心理网阅读850评论0

图片

  01  

“固执”一词,后面往往跟着的是“己见”。生活中,顽固地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肯改变的人和事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倒不是说“固执”就完全不对,特别特别自信、站在绝对的真理一方的坚持和固执倒也罢了,如果只是性格上的“固执”,一根筋,往往就是认知方面的问题了。

“不撞南墙心不死”,说的是固执的人的结果。但有的人,即便撞到南墙,也不会反思自己的固执,依然会撞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直到头破血流,无可收拾。

女儿很小的时候,有一年冬天,外面下着大雪。不知怎么翻出一双凉鞋,非要穿着出去,大人不让去,讲事实摆道理,统统不管用,他爸就让她穿着凉鞋出了门,让她必须在外面站够十分钟才回来——那是她固执地非要在下雪天穿凉鞋出门的代价。

结果,她在雪地里呆了不到两分钟就又哭了,要回家,脚冻得受不了……她只知道凉鞋漂亮,不知道下雪天室外温度在零下,脚会冷会冻伤会痛苦难当,她对冬天对下雪天对零下十度没有概念没有认知。但又不肯听大人的话。

我当时在外地出差,回来后听说这件事。就想起了管理学中的“火炉效应”。

一个火炉放在那里,火焰熊熊,小孩跑来跑去,大人喝止“离远点,别碰到炉子”,小孩根本不听,仍然跑来跑去,那个潜在的危险让大人焦虑,熊孩子又不听话。怎么办?据说最有效的办法是把小孩抱到炉子跟前,让他触碰一下火炉——让小孩感知到“烫”,有痛苦的体验,知道不小心会有危险,就会听话了。

这一“火炉原理”被应用到管理中,用“火炉”来比喻制度和制度的执行,倒也显得十分贴切。违背制度者应该得到相应处罚,承担相应后果。

如果我在家,大概也会让她穿上凉鞋去雪地里感受一下、认知一下什么是冷,什么是冻,什么是凉。不然就多翻几遍《怎么说孩子才会听》,想好怎么跟孩子讲道理;不然就只能开打,但据说打,又是家长无能的表现。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妹妹小时候,大概四五岁吧。麦收时节,天气已经很热了,她翻出一件很漂亮的上衣,应该是秋冬款,非要穿在身上。我妈说教不过拗不过,就是让她穿了出去,她只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乖乖跑回家自己脱了下来。

这件事以及我闺女“下雪天非要穿凉鞋”一样,在我们家是经常会被提及的“陈芝麻烂谷子”,历久之后,是开心的话题。小孩子的固执里,固然藏着低水平的认知,那也是他们生命中探索求知的必经之路,有些是成长的代价。

比如闺女刚上高中时买过一辆电动车,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把车骑进学校放在车棚,她图省事固执地认为“没事”,总是偷偷放在校门外,结果被小偷偷走了。她以为“比我的车好的多的是,小偷肯定会偷好的……”她以为小偷跟她想的一样。

遇到这种“让他向东他向西,让他打狗他撵鸡”的小孩,对大人真是考验啊。难怪有的妈妈讲:孩子是上天派来考验我的耐心的吗?

小孩子固执顽劣,有时难免要付出更大的成本和代价,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比如你让他好好读书好好学习,少玩手机……他固执地不好好读书不好好学习,天天玩手机。这种“固执”里,藏着的是无知者的无畏。

  02  

小孩子缺乏常识是可以被原谅的,有时甚至还是可爱的,换作成年人,如果一味地固执己见,就难免让人耻笑或者讨厌了。比如在野生动物园里的游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比如

很多年前读过一个女作家的文章,她爷爷当年从海南考到北京,进入大学堂的第一天,有同学围着他转圈,像看猴一样,说想看看他是不是长着尾巴。

在同学的认知里,海南属蛮荒之地,人还没进化好,应该拖着猴子一样的尾巴才对。这大概不是有意的侮辱,如果不是女作家的爷爷被验明的正身,那个同学大概还会固执地“我以为那里人人长着猴尾巴”。

一个人如果读书不够多,行路不够远,履历不够丰富,视野不够开阔,思维不够活跃……认知水平往往就比较低,容易缺乏判断力,如果再不虚心,但容易表现出固执。

我妈经常提起一件事,在她的少女时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是一个“神话”。村里小脚的老太太听到这种话便以为“有了神了”,说“打死也不信”。

她们才不相信“毛主席在北京讲话,在家里躺在床上就能看到……”老太太们固执地不相信的事,如今早已经变成了现实。

她们为什么固执地认为不可能,认为别人说的话神话,除非“有了神了”?还不是因为她们从来没有走出过村子,有的甚至从来没坐过汽车,很多人连火车都不曾见过,连县城都不曾去过……

说起火车,想起60年代初我爸参军时亲历的一件事。他们驻军在津浦线附近,新兵连有个战士第一次见到火车,他大概是惊呆了吧,说了一句后来被“众所周知”的话:这家伙躺着都跑这么快,要是站起来,得跑多快呀!这个叔叔不是固执,是因为没有见过火车。

说起火车,我就扯远了。

  03  

我自己也有过印象深刻的固执,说起来都不好意思。

还记得当年有部影片《张铁匠的罗曼史》,我没看过这个电影,但每天上学能看到宣传栏上的海报。有天在家里跟我爸爸争执起来,我固执地认为“罗曼史”是个女人的名字……还跟我妈嘟囔说我爸不对。

我爸颇有耐心,他问我:“罗曼史”是人名怎么前面有个“的”呢?张铁匠的……罗曼史啊。

我虽然没学语法不懂划句子成分,但也知道按我的理解讲不通。当年我还在读小学,哪知道“罗曼史”是romance的音译,是浪漫的爱情故事啊。后来……我意识到自己理解错误,不禁为自己的固执脸红到现在。

还有一次。在学校里跟一个女同学争执起来,杨振宁的岳父是杜聿明还是谁(当年还没有翁帆)。这种问题如今百度一下分分钟知道答案,但当年只能靠读书或找更权威的人咨询答案。同学说是杜聿明,我说的是另一个人国min党高官,忘了“我以为”的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总之是同学的答案正确。我后来在书上看到,验证了她的正确,专门跑去找她,跟她说:“你是对的。”那个女同学很诧异,我至今还记得她的表情。

听老师讲过认知的四个层次:

1、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2、知道自己不知道;

3、知道自己知道;

4、不知道自己知道。

据说在现实生活中,95%的人都处在第一层次。固执的人,大都停留在这一状态。苏格拉底的境界最高,他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

大概因为曾经的固执,曾经的出糗,更大概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因为知道这世界上真正厉害的人物都很谦虚,从不固执己见……所以,我努力避免让自己陷入固执的境界,我不与人做无谓的争执,我不会跟别人抬杠,不做“杠精”。

一直以来,我喜欢的状态还是:快乐地生活,一边陶醉,一边自嘲。

作者:丁是丁
來源:简书

— The End —

标签:性格影响固执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关注我们,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分享!
文章转载、原创投稿:art@psy525.cn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图片素材,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最近访客


0人参与评论

点击登录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北京心理专家

性格相关测评




热门城市:

重庆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咨询北京心理咨询上海心理咨询广州心理咨询深圳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长沙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沈阳心理咨询杭州心理咨询广东心理咨询江苏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浙江心理咨询河南心理咨询河北心理咨询湖南心理咨询湖北心理咨询四川心理咨询辽宁心理咨询福建心理咨询陕西心理咨询安徽心理咨询山西心理咨询江西心理咨询广西心理咨询黑龙江心理咨询吉林心理咨询云南心理咨询内蒙古心理咨询新疆心理咨询甘肃心理咨询贵州心理咨询海南心理咨询宁夏心理咨询青海心理咨询西藏心理咨询台湾心理咨询香港心理咨询澳门心理咨询海外心理咨询


X向心理专家咨询帮您解答心理困惑点击咨询

向心理专家咨询←


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105号粤ICP备08126023号525心理网手机版
© 2007-2018 PSY525.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