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确诊「抑郁症」的那一刻,我喜极而泣

2018-07-12李智阅读637评论0

图片

每每看到关于抑郁症的文章,想想生病的人,总是很难受。他们的绝望、无助,一般人体会不到,任何语言在他们面前也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是想对所有人说句:开心点吧,人间没那么多不值得。

  01  

本来以为安定医院里面都是疯子,去了才发现那里比我去的所有医院都有秩序,没人插队没人大声说话,就像图书馆一样。

精神病人都看着很正常,反而是那些“正常人”因为占一点小便宜就破口大骂,像个神经病。

我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预约挂号三次都找各种借口逃了,甚至有一次都到医院了,在门口抽了根烟骗朋友说没带医保卡就又回家了。最后我朋友逼我交出证和医保卡,亲自打车到我家楼下把我拽去了医院,我才意识到这次逃不掉了。

检查项目除了抽血就是做题,在学校机房一样的地方,三套卷子加起来九百多道题,翻来覆去重复着差不多的问题,做到两百多题时我就烦了。

看了看旁边的人,大家都眉头紧锁像做奥数。

突然有个大姐站起来不停大喊要回家,医生让她坐好安静,她又坐下来继续对着电脑。我偷偷看了一眼,她穿着玫红色的棉睡衣和棉拖鞋,披头散发脸色也很差。没过多久,她突然开始大哭尖叫着往机房外面狂奔。

机房所有人都像僵住了一样,对着电脑一动不动,没有人好奇她怎么了。

我做了三个测评,有两项结果都是重度抑郁。

我拿着报告去找医生,医生什么都没问我直接开了抑郁症和焦虑症的药,说先控制控制。我问医生是确诊了抑郁症吗?医生说,是啊,抑郁症。

确诊抑郁症的那一刻,我好像就开始慢慢康复了。

  02  

其实之前身边有一个得抑郁症的朋友,他是rapper。刚认识的时候,我怎么都没想到他有抑郁症。经常在朋友圈发搞笑段子,我丧(丧:网络词,形容一些态度消极、情绪消沉、精神萎靡,充满负能量,“颓丧”之意。)的时候他还会第一个赶来开导。

后来有天他突然就不再接受采访也不演出了。

有一次我们约好去网吧,他来的路上忘记带药在车上吐了又回家拿药。“我被抑郁症安排了”变成他的口头禅,我们每次吃饭他都一定会说他真的很想死,我除了说你想去哪,想吃什么我可以陪你,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

后来办了一个演出,演出介绍里写着这是他最后一次演出,这场演完他就自杀。

我原本答应他一定去看,但是当时我也被抑郁症安排了,就没去。

好在,他至今还活着。

今年好像大家都很丧,得了抑郁症也并不容易被辨别出来。

失眠、没有力气、没有食欲、拒绝社交、没有性欲。

经常出现低落的情绪,觉得自责。因为一点点的小事就被激怒,非常敏感。时常感到绝望、孤独、无助,没有人懂你。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价值,活着很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

抑郁症前夕,我状态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没有理由的哭,好多事情人家刚跟我说完我扭头就忘了,说话也毫无逻辑。不想听歌,韩剧日剧美剧都看不下去,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解决办法就是喝酒。每次喝多就哭,哭完就睡。

后来睡眠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喝10个Tequila Shot都睡不着,最后连酒都不想喝了。三天三夜不睡觉都不觉得困,每天觉得好累,开始怀疑身体各个器官都出问题了。

觉得自己完了。

最后我被家暴彻底打败了,但被打的原因是没有变成父母想要的样子。

辞职之后不做任何事情,每天的生活就变成白天躺着,晚上喝酒。还写好了遗书放在公众号后台里,把密码给了最好的朋友。

跟他说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就帮我登上去发出来,烧纸的时候记得告诉我阅读量。

有哪些不宜对抑郁症患者说的话?”

“如何陪伴抑郁症患者?”

“如何更好的陪伴抑郁症男朋友或与之相处?”

“如何陪伴抑郁症患者度过一生?”

“陪伴重度抑郁症男友的禁忌及可参考的专业书目?”

“如何更好陪伴异地抑郁症对象?”

知乎里关于抑郁症的信息大部分都不是抑郁症病人提问的,而是他们的朋友、家人、另一半。

你看到了很多人的坚持,但更多的是不知错所和无力逃脱。

  03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里,宫崎葵陪伴着患有抑郁症的丈夫雅人叔。丈夫每天都说“啊,好想死”,在被子里抽泣,觉着自己渺小感到自卑。

妻子告诉他:“既然很痛苦,那就不要努力了。”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却像一束射线刺穿了密布的乌云,雅人叔的世界开始透光。

偏偏那些大家觉得正常的话,反而成了尖锐的利刃。

你对得起父母吗?”

“你整天这样消沉难过对得起关心你的人吗?”

“你有什么可抑郁的,你哪过的不好了?”

“你总是这样会把负能量传给别人。”

“你太闲了,看书跑步旅旅游你就不抑郁了。”

“你就是太作了,不是抑郁症。”

还好我的朋友们,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这样的话。

吃素的朋友带我去吃我爱吃的火锅,不吃猪肉的朋友带我去吃卤煮,他们希望我能睡着,给我寄褪黑素、助眠喷雾;会算命的朋友主动说帮我算算,然后跟我描述我生命里接下来会发生的各种“美好”,劝我不要这么消极。

有人觉得我有更好的相机去拍照会变开心,就把他的相机送给我。我说拍了照片也没用,我拍不好;有人喊我去看电影、看演出,我当时很想去,但最后又假装发烧爽了约。

还有人开四个小时车带我去海边,仅仅因为我说想在海边抽烟。

我渴望拥抱,又在拥抱赶来的时候临阵脱逃。我想要被爱,又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

  04  

当医生跟我说出“抑郁症”三个字的瞬间,我喜极而涕。

因为抑郁症是病,我是病人了。我活得一团糟,对生活里的任何事情都不确定,但此刻至少得病这件事是我确定了的。

吃药可以控制它,我是可以被治愈的。

虽然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变成开心的人,但是至少好了之后我就不会一直这样了。走出诊室我就开始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了好一会儿,然后流眼泪,继续哈哈哈哈哈哈。

朋友问我是没病吗,高兴成这样,我说有病啊,医生说我是抑郁症还开药了,得亏你今天逼我来医院了。

去年一年的时间里,我不想工作、不想拍照、不想化妆、不想蹦迪、不想恋爱、不想有任何肢体接触。我一直在否定自己,不适合上班、拍的照片垃圾、长得丑、甚至觉得自己是无性恋。

现在我终于找到原因了。

只有接受了,才能改变。只有接受了,才发现一切也没我想象中的那么难。

现在我的抑郁症已经痊愈,比起药物治疗,更多的还是靠自身意志力去调节情绪。

每当想到这一切不是我搞砸的,而是病搞砸的,就轻松多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碰巧看到了知乎上的一个回答:“中国人怎么处理抑郁症?” 下面是我最中意的一个答案,想把它作为结尾,开心点儿吧,人间没那么多不值得。

作者:山口三姨太,一个在当地较酷的人。复杂世界里的局外人,专治各种不高兴。所有好看而有趣的年轻人终会在这里相遇。

— The End —

标签:抑郁症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关注我们,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分享!
文章转载、原创投稿:art@psy525.cn 免责声明:本文文字图片素材,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最近访客


1人参与评论

点击登录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北京心理专家

健康相关测评




热门城市:

重庆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咨询北京心理咨询上海心理咨询广州心理咨询深圳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长沙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沈阳心理咨询杭州心理咨询广东心理咨询江苏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浙江心理咨询河南心理咨询河北心理咨询湖南心理咨询湖北心理咨询四川心理咨询辽宁心理咨询福建心理咨询陕西心理咨询安徽心理咨询山西心理咨询江西心理咨询广西心理咨询黑龙江心理咨询吉林心理咨询云南心理咨询内蒙古心理咨询新疆心理咨询甘肃心理咨询贵州心理咨询海南心理咨询宁夏心理咨询青海心理咨询西藏心理咨询台湾心理咨询香港心理咨询澳门心理咨询海外心理咨询


X向心理专家咨询帮您解答心理困惑点击咨询

向心理专家咨询←


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105号粤ICP备08126023号525心理网手机版
© 2007-2018 PSY525.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