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爱,却害怕失去:亲密关系中常见的七种担忧

发布于2021-05-31周瑞玲阅读410评论0

图片

在亲密关系中,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感受:想靠近你,却又怕在你面前失去我自己;明明渴望你的触碰,却无法表达自己的需求。

又或者有这样的担心:如果我真实做自己,你是否会依然爱我?

其实,想要缓解这些焦虑和担忧,最重要的要领之一就是:在与对方的互动时,觉察自己的模式。要知道,在Ta面前,我们往往看到的是自己,而对方只是我们的镜子。

要具备能看到真正彼此的能力,这需要我们的练习和成长,先来试着充分对自己的遭遇负责,也学着懂得如何爱自己,接纳自己。

01

我爱你,所以我要离开你

我们常常读到一些很唯美,关于“一见钟情”的故事,其中唯美之处大概就在于,只是初见,却非Ta不可,情根深种,却无法长久。大约就是因为故事的戛然而止,使想象停留在了最美好的时刻,所以才那么吸引人。

而故事其实是生活的翻版。在生活中,确实有那么一些人,当他们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爱得越深,怕得越甚。当他们感觉对面那个人对他越来越重要时,他们的内心就会产生恐惧,面对那个对他日益重要起来的人,他的内心会产生强烈的不安:他会不会离开我?他是真的爱我吗?对方对他越重要,他的疑虑会越深。甚至为了避免那个重要的人将他抛弃,他会先一步离开那个“被离开”的危险。

02

我爱你,我害怕失去你

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我要先一步离开你。这种模式往往会给对方带来很大的痛苦,因为对方搞不明白,为什么当他们的关系日益亲密时,那个人会在突然之间离去。

这些逃离亲密的人,往往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经历过被抛弃的体验。当然,这个抛弃不一定是现实中真的发生的,但是在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他的内心中,他会体验为被所爱的人抛弃,比如被寄养,比如被单独留下来住院,比如与父母走失,或者在幼儿园被最晚接,再或者因为父母工作忙而与他少有游戏等等。

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讲,他是要完全依赖父母的照顾而生存的,当他需要父母时,父母却不在他的视线之内,这会给这个孩子的内心带来强烈的恐惧,在他的感受之中,他可能会把这个看不到父母解读为被父母抛弃,而这种被抛弃的感觉,对他而言,也可能是毁灭性的。

所以,当他进入一段亲密的关系,早年所体验到的被所爱的人抛弃的恐惧被再度唤醒,当他无法承受被抛弃的恐惧时,他便选择先一步离开所爱的人。这样,在感受层面上,他就可以把关系的主动权抓到手里,从而避免了被抛弃的痛苦。

03

对最善待自己的人发脾气

爱发脾气的人,内心中往往存在很多恐惧,为了保证自己不被恐惧压倒,就会用发脾气的方式来压抑恐惧的感觉。这就像是战场上的战士,当他看到战友被打死打伤后,他内心的恐惧会驱动他勇敢地投入战斗,因为他战斗得越勇敢,他越有可能保护自己生存下来。所以很多时候,发脾气,只是为了防御内心的虚弱感冒出来。

内心虚弱的人,在发脾气时其实心中也是有许多害怕的,他们害怕因为自己的发脾气而失去那个对他重要的人。所以,他们往往在发脾气时会先做一个选择:选择那个相对安全的人来释放自己内心的压力,因为相对安全的人不会因为他的坏脾气而抛弃他。而这个相对安全的人,往往是最善待他的人,是他在内心中能确定对方是在乎他的那个人。

所以我们常常看到,一个在家门外常常被认为是大好人的人,回到家里时会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

04

在最亲近的人身上,总感受到“你欠我的”

对我们所爱的人,因为爱他,所以往往也会在他的身上投注了很高的期待,当这个期待不被满足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很愤怒,因为对方没有满足我们,因为对方“欠我的”。

在亲密关系中,这种“你欠我的”表达方式,可以制造对方的内疚,从而对对方实施强烈的控制,有的时候,这是非常有效的控制方式,同时,也具有强烈的破坏性。

我的一个来访者,就是在父母整日的耳提面命中,体验到自己如果不能满足父母的需要,随时都有可能被父母赶出家门去。所以,在生活中,她努力去满足父母对她的要求,如果不能满足时,她就会被强烈的内疚所吞没,久而久之,她对父母产生了强烈的愤怒,因为她不管怎么努力,似乎也不能完全满足父母对她的期待,在这个内疚的高压之下,当她无法承受时,她最终选择了抗争,与父母的关系走到了破裂的边缘。

05

对所爱的人,我们都会有“恨”产生

恨,就是没有被满足的对爱的期待。

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当我们感觉对方对我们越重要时,我们往往越期待获得他的全部,甚至恨不得将他吞进肚子,从而可以全部拥有他。而现实情况是,我们不可能完全拥有另外一个人,因为那是完全独立于我们的个体,所以当我们感受到这种现实时,我们也会有强烈的挫败感,这个挫败感有可能带领我们进入到对所爱人的恨之中去。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我的一个来访者曾经跟我谈到过他对我的恨:当他看到我的记录本上有那么多来访者的姓名索引时,他突然感到很愤怒,因为那一刻,他意识到他并不是我唯一的病人,而我是他唯一的咨询师。

这让他感受到极大的打击,在他的感受中,我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而他只是我的病人之一,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在我面前一点都不重要,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此不对等,是让他很难承受的。

当他意识到他并不是我的唯一时,他感受到自己是弱小卑微、不被重视和不被爱的,这些感觉让他很难面对,所以他就用愤怒的方式来阻止自己感受到这些内容,当他对愤怒的承受也感觉很困难时,他的怒火就冲我爆发了。 

06

不能完全猜到我对你的需要,你就是我的敌人

当我们慢慢长大的时候,如果我们的原始全能感曾被比较好的满足过,我们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慢慢有能力去接受现实,慢慢在受挫中感知并接受自己的弱小,从而放弃对全能的期待。

对于一些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很好完成这个工作的人,在他们的自我中就会残存着原始的全能感,他们期待自己拥有上帝一般的能量,从而可以很好的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是他们处理现实压力的一种方式,他们期待当自己拥有超能力时,就可以避免来自外界的无法满足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

所以,在亲密关系中,他们有时无法按照现实性的原则去期待对方给予回应,他们会期待对方能够完全懂得他的需要,当他有什么想法时,根本不需要讲出来,对方就能主动过来满足他,如果对方没有这么做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对方在伤害自己,甚至会因此而暴怒。  

07

你如此完美,我只能小心翼翼

舒服的亲密关系中,双方是平等的,并且都能真实地呈现自己,都能自由地表达自己。

可对于一些在成长过程中有过比较多创伤体验的人来说,他可能没有能力将对方与自己体验为平等的人,他需要将对方完全理想化,来满足自己对于完美或是依赖的需要。

与这样的人相处,最初是会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当我们被另外的一个人理想化时,我们会感受到来自他们的崇拜,来自他们对自己的肯定等等,那会让我们觉得自己有能力、有价值,所以会让我们觉得很舒服。

起初他们也大多会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段“完美”的关系。但是,我们都知道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有能力完全满足另一半的幻想,在相处的过程中,随着理想化的逐渐消退,现实中彼此的不同最终需要被正视。当我们不能再满足他们内心的需要,当他们已经压抑自我到过度内耗,无力再“爱”的时候,这段关系的走向可想而知......

后记:

过去的创伤、认知偏差都会影响我们的亲密关系,但从心理咨询治疗的角度看,当这些人能够进入一个安全的、长期的、成人人际关系时,当能够真实的看到自己和对方,这时要想调整和治愈自己的过去也是可能的,甚至最快速有效的。

作者简介:

图片

周瑞玲心理学研究生
  • 已帮助过5.7万人
  • 入驻年限9.7年

预约咨询私聊

— The End —

标签:健康心理社会心理

欢迎搜索微信公众号:525心理网关注我们,更多精彩内容与您分享!
文章转载、原创投稿:art@psy525.cn 免责声明:用户在525心理网上发表的全部原创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回答/文章/评论/图片引用),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若有侵权,版权个人或单位不想本网发布,可联系作者或本站,我们将立即将其撤除。



本文最近访客


0人参与评论

点击登录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



全国心理专家

科普相关测评




热门城市:

重庆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咨询北京心理咨询上海心理咨询广州心理咨询深圳心理咨询武汉心理咨询长沙心理咨询南京心理咨询大连心理咨询沈阳心理咨询杭州心理咨询广东心理咨询江苏心理咨询山东心理咨询浙江心理咨询河南心理咨询河北心理咨询湖南心理咨询湖北心理咨询四川心理咨询辽宁心理咨询福建心理咨询陕西心理咨询安徽心理咨询山西心理咨询江西心理咨询广西心理咨询黑龙江心理咨询吉林心理咨询云南心理咨询内蒙古心理咨询新疆心理咨询甘肃心理咨询贵州心理咨询海南心理咨询宁夏心理咨询青海心理咨询西藏心理咨询台湾心理咨询香港心理咨询澳门心理咨询海外心理咨询


X向心理专家咨询帮您解答心理困惑点击咨询

向心理专家咨询←


粤公网安备44040202000105号粤ICP备08126023号525心理网手机版
Copyright © 2007-2021 珠海五二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